道家要聞 名山宮觀 高道訪談 道家養生 道家國學 問道之旅 道家書畫 慈善公益 道家功夫 道家影音 道家儀范 道家知識

 

武當玉虛宮

發布時間: 2020-05-27 |來源: 中國網道家文化 |作者: 蔣顯福 |責任編輯: 君君

武當山的大多數宮殿都依山就勢,修建在峰巒、峭壁、懸崖之上,被世人稱為“云上的故宮”。但玉虛宮卻恢宏地鋪展在武當山下五百多萬平方米的盆地之中。明代皇家文獻記載:“玉虛宮為山中甲宮”。甲者,首也,它不僅規格之高,而且規模最大,同時,也建設最早。明朝大建武當山宮觀時,它是總部和大本營,所以,俗稱“老營宮”。最早發現這塊風水寶地的人是太極宗師張三豐。在明洪武年年間,他就在勘察風水之后,在此結庵傳道,以奉玄帝香火,名曰“遇真宮”,民間又稱三豐祠、張爺廟。據說,這位武當山的文化靈魂人物,太極功夫的泰斗,當年就是在玉虛宮大殿西山之坳,背向天柱主峰,西向東流的漢水,意味深長地說出了一個穿越時空的歷史預言:“此地異日必大興!”然后披衫仗劍,游方四海,聲跡杳然。讓幾代帝王召見之夢化為泡影,只好在武當敕建一座遇真宮以了宿愿。

玉虛宮,全稱“玄天玉虛宮”,是為玄武得道升天后,被玉皇大帝加封為“玉虛相師”而敕建。此地群山環繞,規模廣闊,形勢宏偉。武當山脈延伸至此,千巒收斂,塊壘盡去。它左引崇崗,林木蔥蘢,右淩曲水,九渡澗奔流環繞。更加前列翠屏,后枕華麓。主山周圍青龍、白虎、案山、朝山、向水等風水要素俱生得一應俱全,真是一塊拱衛宏偉壯麗宮闕城池的絕佳寶地。

在永樂十年,既1412年,朱棣令隆平候張信,駙馬都尉沐昕和禮部尚書,工部侍郎等人組成指揮部,調都軍民工匠大建武當山宮觀時,即在此地。30余萬人駐扎,可以想見日常生活,需要多大的活動空間。僅焚點香火的道士就要一百二十人,那是多大的建筑規模?到嘉靖三十一年,總建筑規模達到二千二百間。難怪明代大文豪王世貞發出驚嘆,“太和絕頂化城似,玉虛仿佛秦阿房”。壯麗、巍峨、綿延、鋪展,如同阿房宮一般。玉虛宮,有五城拱衛之說。從內至外,天門、宮門、外樂城、里樂城、紫禁城,五道城墻,重重圍護。每一重都是一個景域單元;每一城,都有它的精彩表現。

第一道宮墻,以山為城,將左右山巒連接一體,東西北三座天門壯麗巍然。第二道宮墻,以玉虛宮大門為中心,向兩側展布。石雕柱枋林立,左右廟壇對稱。第三道宮墻,也就是外樂城,中軸線兩側聳立著巨大的御碑亭。東西華門,分別通往東宮、西宮。尤其是那幾萬平米的青石墁地的大院廣場,想必是當年大型道教活動、調度數萬軍民工匠的必需空間。過了永樂御碑亭之后,有一虹拱石橋在石渠月湖之上。整石墁地之上,是對稱的石座旗桿兩座。沿中軸線拾級而上,即為龍虎大殿。兩旁分開宮墻外展合圍,形成里樂城,也就是皇城了。雄偉的大殿和后面的父母殿,連同大量的配套附屬殿宇建筑,星羅棋布,錯落有致,構成了繁雜神秘的景深空間。滄桑有時就是一聲嘆息。廢墟就是無奈與遺憾的時間藝術。

現在的玉虛宮就只剩下外樂城內部殘損的建筑與斑駁的遺跡了。幾年前,復建了玉虛大殿,但冷清空間里,沒有太極青衫,也沒了晨鐘暮鼓和繚繞香火了。

那年深秋的一個傍晚,本人趁眾多游客退去的清凈時刻,走了一回玉虛宮。一抹斜陽把赭色的光束投射過來,三重宮門,四座碑亭和其它殘存的建筑在衰葉枯草中,顯得分外滄桑而凝重。人在這里,既有憑吊,也有冥想。六百年前的歷史煙云,在腦際中一一飄過。多少朝廷的大員,征召的工匠,揚帆乘船由京杭大運河轉道江漢,溯水而上,到武當山來參與這一亙古未有的皇家工程。川蜀、云貴的木材、石料、生漆等工程材料、裝滿大船,穿越秦巴沿江漢到草店碼頭裝卸轉運。三十萬軍匠在大岳峰巔峽谷里上百個施工現場勞作,鏗鏘叮當的雕琢與號子沉重的搬運,回蕩在云山之間,那是何等激蕩的畫面與磅礴的交響。仙山瓊閣輝煌壯麗的景觀,就在這一切沉寂之后。三十萬人的駐扎生活,讓老營宮連著老營古鎮,延伸到官山,下游連接到古均州,車水馬龍,一派繁華。一條翠花街,影影幢幢的燈紅酒綠里,該有多少打情賣俏的身影,一轉身過去,就有抹不干的淚水,從中演繹出多少悲歡而浪漫的故事。

但這一切繁華都如同舊夢,抵不住轉眼的滄桑變遷。無論是兵災戰火,還是匪盜賊禍,既使是瀆職的道士打翻燈盞,只要是有亂世的干柴,都能讓十萬百萬千萬猩紅的狼舌,把繁華壯麗舔成一片廢墟。六百年來,李自成,張獻忠農民起義軍的愚昧破壞;土匪強盜的焚毀,數次的天災洪水,毀廢有余,修葺不足。及至抗戰期間,把大部分銅鑄像器運到陜西漢中兵工廠造武器彈藥,現在提及,令人無限唏噓。原有第二道宮墻以外的建筑空間,分別做了機關、學校、工廠,居民也大面積占用。甚至鐵路線還穿過部分遺址,不時聽到列車呼嘯而過,讓游客從古老的時空里,驚愕地回過頭來。作為武當山古建筑群中稱為“甲官”的玉虛宮,無論作為武當山的文化遺產,還是做為中國建筑美學的典范,都有巨大的研究認識空間。自然在旅游的資源價值與文化的審美價值上,也是中華文明的燦爛瑰寶。特別是在“北建故宮,南修武當”的內在政治、文化邏輯聯系上,玉虛宮從神權與皇權同構,建筑文化與治世藝術融合上,給后世提供了偌大的欣賞與探究的空間,充滿了濃厚美學意味的誘惑。

明朝《敕建大岳太和山志》表明:“國朝興隆玄教,玉虛為山中甲宮,凡遇為國為民修建醮典,須設總壇于此。”玉虛宮在武當山諸宮中的地位和它在明王朝崇尚玄武道教中的作用可想而知。因此這座宏大的道教宮城與京城王朝之間,就在建筑景域的表象之下,隱藏了許多玄機與秘密。首先,中國傳統風水學信奉的主體建筑朝向是坐北朝南,但玉虛宮偏偏反過來,大殿是坐南朝北。這個謎底就藏在北京、南京與武當之間。朱棣王朝下決心將都城遷至北京城,同時大修武當,將太和宮金殿面朝東方,正對著故都南京城,其目的在于用金鐵之氣消除南京的舊時帝王氣場,以保佑他在北京統治的穩固。同時,延長道教總部玉虛宮的軸線,用其北偏東方向,遙對北京城的紫禁城,形成玄天上帝與永樂大帝對面而座的格局,既是對神權的尊重,又暗示君權神授,皇位合理合法、天人合一。同時,這種朝向,很好地解決了玉虛宮地脈由天柱峰蜿蜒而下,“干龍”缺水難題,南方的天柱峰與北方的江漢,很好地成為了玉虛宮的“靠山”與“面水”,京杭長江,暢通一脈。朝拜官員與各路香客由古均州至草店碼頭,經遇真宮、玄岳門,到達玉虛宮。按照皇家朝覲活動必須“面山而拜”的儀規,玉虛宮大規模的皇家道教活動,即可向北納客,又可以向南朝拜,用巧妙的風水調度藝術,實現了南北神合。同時,用三道城墻“藏風”,用一條金河“界水”,這就徹底完善了一處圣地的風水格局,精密編織出建筑體系的神學程序。

鋪展在武當山下,漢水之濱的明王朝道教總部玉虛宮,雖然建筑布局錯落復繁,但它的南北中軸線設計,完全可與北京的紫禁城媲美。龐大的宮殿建筑群,以中軸線為依據,左右對稱,前后起伏,南北引伸,一貫到底。層層拱衛,壯麗神秘。秩序之壯美,氣魄之雄偉,完全是古中國的皇家帝都氣象,也可以說是北京紫禁城的武當宗教版。站在玄天玉虛大殿的玉階之上,放眼展望整個玉虛景域,遙想當年輝煌壯麗的景象,那時一片讓人頓生無限遐想的空間。沿著綿長中軸線鋪展的建筑,就象一曲氣勢磅礴波瀾起伏的樂章,有序曲、有過渡、有主旋律;有遠有近、有輕有重、有高潮迭起,有余音裊裊。精致平穩的韻律表達,渲染著明王朝道教祖庭的宏大宗教敘事。渾如中國的太極,陰陽互相轉合,天地乾坤相應,充分表現了一個王朝的政治理想與文化智慧。(圖文:蔣顯福)

 

相關文章

网站小视频 你懂 在线_一品在线地址_第四色在线影院_第四色在线电影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