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要聞 名山宮觀 高道訪談 道家養生 道家國學 問道之旅 道家書畫 慈善公益 道家功夫 道家影音 道家儀范 道家知識

 

陸文榮: 挖掘中華傳統醫學,助力人類健康共同體

發布時間: 2020-08-25 |來源: 中國網道家文化 |作者: 陸文榮 |責任編輯: 曹洋

尊敬的各位領導、專家,尊敬的各位善信、大德,以及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

大家好!

福生無量!

歡迎大家來到美麗的海南島,這里碧水青山,是全國人均壽命最長的地區之一,被稱為“天然氧吧”“生態大花園”“長壽島”。中華傳統醫學歷史悠久,源遠流長,今天我們相聚在中國道教南宗宗壇——海南玉蟾宮,共同探討挖掘中華傳統醫學,助力人類健康話題,有機會聆聽各位領導、各位專家學者的真知灼見,深感榮幸!

人類健康共同體是習近平總書記倡導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組成部分,這次新冠病毒疫情在全世界爆發,極大地威脅著人類的健康,進而又影響了全人類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方方面面。疫情得不到控制,人類健康就得不到保障,社會經濟也得不到發展,人類命運共同體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好在中國快速、有力地防控了國內疫情,并無私地向世界貢獻我們防控疫情的有效經驗,為世界健康共同體構建做出了表率。而中國防控疫情的經驗之中正包含著大量中華傳統醫學的智慧。

中華傳統醫學是包括道醫學和中醫學在內的中華傳統醫學智慧和養生治病實踐的總稱。由于歷史原因,以往對傳統醫學的探討更多側重于中醫,但近些年,作為中華傳統醫學的重要組成部分,道醫的發展越來越受到社會各界的重視,海南玉蟾宮自2017年開始,已經連續舉辦了三屆“道以導心,德以得體”中國南宗道教養生體驗交流大會,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道家與道教文化中,大量醫學相關文獻內容也亟待挖掘、整理與研究,道醫研究逐漸成為熱點。

在此,我僅以道醫與中醫的共同經典《黃帝內經》為例,闡述《內經》“天人相應”的宇宙觀、“身國一理”的人體觀、“形與神俱”的健康觀、“形神并調”的治療觀等道學思想,以期拋磚引玉,希望各位能有更精彩的論見。

我國的傳統醫學在漢代以前已經成熟,醫學典籍在《漢書?藝文志》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雖然其中所記載的醫著絕大部分佚失于歷史的風浪當中,但碩果僅存的《黃帝內經》竟然成為后世醫學的核心經典,由此也足以窺見中華傳統醫學在西漢以前已經達到的高度。

古代的醫家與今天在座的各位一樣都是文化人,是一批“津津樂道”的人士,他們言醫又言道,主張醫能通道,以道統醫,將醫提高成為一門文化藝能,使其具有濃厚的文化色彩。《黃帝內經》就是立足于“道生觀”,廣泛使用了“道”的觀念。全書用“道”字達269次,這些“道”字的含義雖有差別,但總體來說都沒有脫離“一陰一陽謂之道”。

綜觀中華傳統文化的寶庫,其醫與道是同源共脈的,他們都是源于自然大道。傳統醫學是顯性的醫學理論和方法,它是根據道的陰陽、五行、形神、氣血等理論而闡發的,故有“岐黃源于道”的說法。所以,《黃帝內經》中處處反映出濃厚的道學思想。

一、“天人相應”的宇宙觀

“天”與“人”是中國哲學中的一對主要范疇,研究天人問題,是中國哲學的重要內容。《黃帝內經》有關“天”“人”的論述,集中反映出它的天道觀、宇宙論思想。

“天”字在《內經》中含義比較復雜,主要指天空、天時、自然界,同時又引申為自然的狀態、本來的面貌。究其本意主要是指獨立于人的意志之外的、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存在,是不斷運動變化的物質世界。

《素問?天元紀大論》說:“太虛寥廓,肇基化元,萬物資始,五運終天,布氣真靈,揔統坤元。九星懸朗,七曜周旋,曰陰曰陽,曰柔曰剛,幽顯既位,寒暑弛張。生生化化,品物咸章。”[①]這里所說的“太虛”,就是廣闊無垠的“天”。太虛與真元之氣是整個宇宙產生的基礎,萬物產生的本源。

《內經》是一部以人為研究對象的醫學著作,它必然要回答人道——人學的基本問題。《內經》在關于人的本源和生成問題上,吸收了《周易》《莊子》的有關思想,認為人是由天地之氣的相互作用而產生的。

《素問?寶命全形論》說:“天覆地載,萬物悉備,莫貴于人。人以天地之氣生,四時之法成。”[②]“夫人生于地,懸命于天,天地合氣,命之曰人。”[③]這就是說,有生命的人,是天地陰陽二氣相交感應的產物。《靈樞?本神》還說:“天之在我者,德也;地之在我者,氣也。德流氣薄而生者也。”[④]也是強調人是天德和地氣陰陽所締構的合力與張力蘊涵造化的自然產物,而生命正是天地斡旋,星移斗轉,日月循環,浩渺宇宙生機的成果。

在天人的關系上,《內經》主張“天人相應”,如《靈樞?刺節真邪》說“(人)與天地相應,與四時相副,人參天地。”[⑤]《靈樞?歲露論》也說:“人與天地相參也,與日月相應也。”[⑥]《素問?脈要精微論》還說:“與天地如一。”[⑦]

《內經》這種“天人相應”思想主要體現在它把人體與天地萬物的形態結構看作相互類似,如《素問?生氣通天論》說:“夫自古通天者,生之本,本于陰陽。天地之間,六合之內,其氣九州、九竅、五藏、十二節,皆通乎天氣。”[⑧]而人的生命活動與天地之運行規律相通應,天地四時之氣的運動變化,直接或間接影響著人體的生理和心理活動節律,同時也關系著疾病的發生發展變化等,正如《素問?生氣通天論》說:“蒼天之氣,清靜則志意治,順之則陽氣固。雖有賊邪,弗能害也。故圣人傳精神,服天氣而通神明。失之則內閉九竅,外壅肌肉,衛氣散解,此謂自傷。”[⑨]這就是順應自然、生氣通天,人只要能虛無清靜、志意內守、運氣調神、服食天氣,就能內外合一、通達神明,否則違背自然,失于清靜,就會使氣血逆亂、真氣削去,而致病生。故《靈樞?本神》說:“智者之養生也,必順四時而適寒暑,和喜怒而安居處,節陰陽而調剛柔,如是則僻邪不至,長生久視。”[⑩]

不僅如此,道家中還有“北斗注死”的說法,也體現出天人一體相應的思想。大家知道,北斗其實有九顆星,即天樞(貪狼)、天璇(巨門)、天璣(祿存)、天權(文曲)、玉衡(廉貞)、開陽(武曲)、搖光(破軍),以及洞明、隱元。它們“七現二隱”(前七顆星是能被看到的,而洞明星、隱元星則是隱藏起來的)。相對于人身,北斗九星對應的是人的九竅。我們一般知道的是七竅,即雙眼、雙耳、雙鼻孔及一口,那另外的“二隱”則是尿道和肛門。古人所說“人死九竅不暢”,就是指人死之后,此九孔都不通暢了。因為北斗九星與人身上的九竅對應,人們便說“北斗注死”。

此外,傳統醫學主張養生要順應自然,與自然通達一體,古人如何辨識時空以順應自然呢?這就要靠北斗星了。夜晚在沒有指南針的情況下,人們通過明亮的北斗七星來辨別方向(如圖所示)。同時,由于一年中北斗七星的位置隨季節變化而變化,因此民間常據此判斷季節:斗柄東指,天下皆春;斗柄南指,天下皆夏;斗柄西指,天下皆秋;斗柄北指,天下皆冬。

《內經》把這種天地萬物及人體生理、病理變化的客觀規律以及養生治病的方法統稱之為“道”,如“天地之道”“陰陽之道”“經脈之道”“養生之道”“診道”“治道”。并且認為“道之大者,擬于天地,配于四海”[11]。同時,還把“道”歸結為“一”,反復強調“道在于一”,指出防治疾病應“與天地如一。得一之情,以知死生”[12]。這與道學中的黃老思想是一致的,如《道德經》第三十九章曰:“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谷得一以盈,萬物得一以生……”[13]就是強調了天地萬物都有一個總的原則,那就是“道”,也就是“一”。

二、“身國一理”的人體觀

道家圣典《道德經》第十三章曰:“貴以身為天下,若可寄天下;愛以身為天下,若可托天下。”[14]這種“以身為天下”的思想,實際上就是把人的身體與“天下”視為同構,看作一理,從而把治身與治國統一起來。

漢代道家著作《老子道德經河上公章句》,秉承老子《道德經》整體醫學思想的精華,明確提出:“治身者愛氣則身全,治國者愛民則國安。”[15]“用道治國,則國富民昌,治身則壽命延長。”[16]這即可以看出古代圣人把治身與治國看作道理相通。

《黃帝內經》中把這種治身與治國一理的思想體現得也十分充分。如《靈樞?師傳》說:“……上以治民,下以治身,使百姓無病。上下和親,德澤下流。子孫無憂,傳于后世。”[17]“夫治民與自治,治彼與治此,治小與治大,治國與治家,未有逆而能治也。”[18]

《素問?靈蘭秘典論》中還把人體五臟六腑按照國家職能官位作比喻,稱:“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肺者,相傅之官,治節出焉。肝者,將軍之官,謀慮出焉。膽者,中正之官,決斷出焉。……凡此十二官者,不得相失也。故主明則下安,以此養生則壽,歿世不殆,以為天下則大昌。主不明則十二官危,使道閉塞不通,形乃大傷,以此養生則殃,以為天下者,其宗大危。”[19]

道家養生秘籍《云笈七籤》卷二十九中說:“一人之身,一國之象也。胸腹之位,猶宮室也;四肢之列,猶郊境也;骨節之分,猶百官也。神猶君也,血猶臣也。氣猶民也,能知治身,則知治國矣。夫愛其民所以安其國,恡(lìn,同吝)其氣所以全其身,民散則國亡,氣竭則身死。”[20]這就是說,國君好比人的精神,而臣民好比人的血肉,治國如能像養生那樣心身俱妙,則君民同樂,天下太平。

由此可見,這種視身為國、身國互喻、身國一理、身國同治的法式既是道學家的思維方式,也是中華傳統醫學整體觀的體現。

三、“形與神俱”的健康觀

老子在《道德經》中主張“清靜無為”“少私寡欲”,要求達到“致虛極、守靜篤”的境地。莊子秉承老子之說,也強調“虛靜恬淡,抱神以靜”。《內經》受道家思想的影響,也提出“恬淡虛無,真氣從之,精神內守”[21],主張“嗜欲不能勞其目,淫邪不能惑其心”[22],“外不勞形于事,內無思想之患。以恬愉為務,以自得為功”[23],自然能“形體不敝,精神不散”,“形與神俱”而盡享天年,壽度百歲。

關于“形”與“神”的問題,是中國古代哲學的重要命題,在這個問題上,醫、道二者有其共同的認識,都認為“形”與“神”是生命存在的基本要素。“形”指形體,包括臟腑組織器官等,它是生命活動的載體;“神”指生命機能,包括心理機能和生理機能,它是靈慧的生命運動方式,是生命活動的主宰。人的生命實際就是“形”與“神”的統一體。“神”不能脫離形體而單獨存在,“形”如果沒有神的依附,也便徒存空殼。對于形神關系,明代醫家張景岳曾作過精辟的概括,他說:“形者神之體,神者形之用;無神則形不可活,無形則神無以生。”[24]可知,只有形與神俱,形神和諧,形神合一,才是一個人健康的象征。否則,形神失調則標志著疾病發生,而當形神一旦分離,便意味著死亡的到來。

道家多認為“人之所生者神,所托者形”,如漢代道教經典《太平經》中便時時強調形神調和:“人有一身,與精神常合并也。形者乃主死,精神者乃主生。常合即吉,去則兇。……常和即為一,可以長存也。”[25]晉代道醫家葛洪說:“形神相衛,莫能傷也。”[26]

以此不難看出,在“形神合一”的生命觀和健康觀上,醫、道兩家也是同認共識的。

四、“形神并調”的治療觀

道醫學強調形神并調,形神兼治。其形治方面,主要表現在治病防疾過程中,善于運用傳統醫學的本草湯液、方劑(各種丸、散、膏、丹)及針灸手段等,這與中醫學的內容大致相同。而神治方面,主要包括道、德、符、占、簽、咒、齋、祭祀、祈禱等。

此外,道醫學在養生方面也是最具特色的,其內容包括導引、吐納、調息運氣、服食、辟谷、內丹修煉、房中之術等。葛洪曾指出,養生的關鍵在于養神,神全則形全。

《黃帝內經》非常重視形神兼治,如《素問?寶命全形論》說:“一曰治神,二曰知養身,三曰知毒藥為真,四曰制砭石小大,五曰知府藏氣血之診。五法俱立,各有所先。”[27]楊上善在注解“治神”“養身”時說:“魂、神、魄、意、志,以神為主,故皆名神。……故人無悲哀動中則魂不傷,肝得無病,……無怵惕思慮則神不傷,心得無病,……無愁憂不解則意不傷,脾得無病,……無喜樂不極則魄不傷,肺得無病,……無盛怒者則志不傷,腎得無病,……是以五過不起于心,則神清性明,五神各安其藏,則壽近遐算也。”[28]還說:“飲食男女,節之以限,風寒暑濕,攝之以時,……即內養形也。實慈悲以愛人,和塵勞而不跡,……即外養形也。內外之養周備,則不求生而久生,無期壽而長壽。”[29]只是《內經》作為中華傳統醫學現存最早的古典醫籍,在“形治”方面更為重視和強調,無論是用藥物治療還是用針灸、砭石、吐納、導引等,都是重在調氣治形。而對于某些精神情志方面的疾病,如由于疑神猜思,妄識幻想,或者驚恐迷茫,深情愛惡,情志不遂等原因所致的病證,以及某些輕微的心理障礙所致的病證,《內經》中亦有“移精變氣”等祝由之法,即“神治”之屬。如《素問?移精變氣論》曰:“往古人居禽獸之間,動作以避寒,陰居以避暑。內無眷慕之累,外無伸宦之形。此恬淡之世,邪不能得入也。故毒藥不能治其內,針石不能治其外,故可移精變氣,祝由而已。”[30]

所謂“祝”即告也,“由”即生病之緣由也。“祝由”就是通過祝說發病之緣由,轉移患者的精神情志,不假毒藥,不勞針石,即可達到調整病人氣機,從而治愈疾病的方法。

《靈樞?賊風》說:“其祝而已者,其故何也?岐伯曰:先巫者,因知百病之勝,先知其病之所從生者,可祝而已也。”[31]由此可以看出,“祝由”一法,不僅要施術者有一定的醫學知識,且術前必須了解病人發病的緣由,然后才能采取勝以制之的恰當方法進行治療。如用以情勝情,勸慰疏導、順情從欲,心理暗示等方法移易其精神,改變其性情,調整其氣機,從而使患者形神得以和諧,疾病得以康復。

最后,我祝愿本次“健康中國,海南啟航”論壇,在各位嘉賓學者的精彩演繹中,為詮釋中華傳統醫學文化含蘊,異彩紛呈,同時落實為堅實的行動,以海南為起點,助力健康中國戰略,推動構建人類健康共同體。我也堅信,以中華傳統醫學文化的精神蘊藉之深,以專家學者的研幾覃思之精,以南宗道教弟子的弘道闡教之誠,這次論壇將是一個美好的開端,是一個久遠傳承的品牌論壇的起點。

我的匯報到此結束,不當之處,請大家批評指正!

祝福在座的各位:身心康泰,闔家幸福!

福生無量!

謝謝大家!

陸文榮:中國道教協會副會長、海南省道教協會會長、海南玉蟾宮住持)



[①] 姚春鵬譯注:《黃帝內經?素問?天元紀大論篇第六十六》,北京:中華書局2010年版,上冊,第527頁。下引此書,同此版本。

[②] 《黃帝內經?素問?寶命全形論篇第二十五》,上冊,第230頁。

[③] 《黃帝內經?素問?寶命全形論篇第二十五》,上冊,第231頁。

[④] 姚春鵬譯注:《黃帝內經?靈樞?本神第八》,北京:中華書局2010年版,下冊,第934頁。下引此書,同此版本。

[⑤] 《黃帝內經?靈樞?刺節真邪第七十五》,下冊,第1395頁。

[⑥] 《黃帝內經?靈樞?歲露論第七十九》,下冊,第1446頁。

[⑦] 《黃帝內經?素問?脈要精微論篇第十七》,上冊,第151頁。

[⑧] 《黃帝內經?素問?生氣通天論篇第三》,上冊,第33頁。

[⑨] 《黃帝內經?素問?生氣通天論篇第三》,上冊,第34頁。

[⑩] 《黃帝內經?靈樞?本神第八》,下冊,第935頁。

[11] 《黃帝內經?素問?徵四失論篇第七十八》,上冊,第779頁。

[12] 《黃帝內經?素問?脈要精微論篇第十七》,上冊,第151頁。

[13] 樓宇烈校釋:《老子道德經注》,北京:中華書局2011年版,第109頁。下引此書,同此版本。

[14] 《老子道德經注》(十三章),第32頁。

[15] 王卡點校:《老子道德經河上公章句》(十章),北京:中華書局1993年版,第35頁。下引此書,同此版本。

[16] 《老子道德經河上公章句》(三十五章),第140頁。

[17] 《黃帝內經?靈樞?師傳第二十九》,下冊,第1104頁。

[18] 《黃帝內經?靈樞?師傳第二十九》,下冊,第1104頁。

[19] 《黃帝內經?素問?靈蘭秘典論篇第八》,上冊,第86-87頁。

[20] 李永晟點校:《云笈七籖》,北京:中華書局2003年版,第二冊,第656頁。

[21] 《黃帝內經?素問?上古天真論篇第一》,上冊,第19頁。

[22] 《黃帝內經?素問?上古天真論篇第一》,上冊,第19頁。

[23] 《黃帝內經?素問?上古天真論篇第一》,上冊,第25頁。

[24] 張介賓:《張景岳醫學全書·類經·針刺類》(十三),北京:中國中醫藥出版社1999年版,第363頁。

[25] 王明:《太平經合校》,北京:中華書局1960年版,下冊,第716頁。

[26] 王明:《抱樸子內篇校釋》,北京:中華書局1985年版,第244頁。

[27] 《黃帝內經?素問?寶命全形論篇第二十五》,上冊,第233頁。

[28] 楊上善撰注:《黃帝內經太素》卷十九《知針石》,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1957年版(影印本),第124頁。

[29] 楊上善撰注:《黃帝內經太素》卷十九《知針石》,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1957年版(影印本),第124頁。

[30] 《黃帝內經?素問?移精變氣論篇第十三》,上冊,第121頁。

[31] 《黃帝內經?靈樞?賊風第五十八》,下冊,第1264頁。


 

相關文章

网站小视频 你懂 在线_一品在线地址_第四色在线影院_第四色在线电影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